米开朗基罗·布奥纳罗蒂的哀悼基督

米开朗基罗的哀悼基督是艺术史中最迷人的雕塑之一,也是这位文艺复兴时期天才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

在佛罗伦萨艺术家的作品中,从创造亚当——西斯廷礼拜堂壁画中最重要的场景,从圣家庭与圣约翰和另一个哀悼基督,伦达尼尼的圣母哀痛耶稣,米开朗基罗有创意的遗书,能与其重要性相媲美的,也许只有大卫的雕像。

梵蒂冈的哀悼耶稣是米开朗基罗非常年轻的时候完成的:根据关于最终作品完成的准确日期的不同理论,他那时二十四或二十五岁。

他1475年出生于在阿雷佐附近的卡普雷塞,很小的时候米开朗基罗就与家庭一起搬到了佛罗伦萨。在这里,还没到青春期,他曾在著名画家基兰达奥的画室中待过, 后来去上了圣马可花园,一个由罗伦佐·德·美第奇资助的一种美术学院。当美第奇家族被驱逐,多明我会的萨佛纳罗拉建立了共和国时,米开朗基罗离开了佛罗伦萨,在威尼斯和博洛尼亚生活了很短的一段时间。于1495年回到托斯卡纳,次年去了罗马。

 

米开朗基罗在罗马

布奥纳罗蒂如何到达罗马,做出现在圣彼得大教堂里展出的哀悼耶稣雕塑的故事,是非常惊险的。

人们能够确定的是,他在1495年回到佛罗伦萨时,做出了一个小的沉睡的丘比特的雕塑。商人巴尔达萨雷·迪·米兰把它作为希腊古董卖给了强大的红衣主教拉斐尔·瑞里奥,他来自利古里亚,生活在罗马。

人们不晓得米开朗基罗是否知道这个阴谋。根据一些历史还原,是当时布奥纳罗蒂的资助者洛伦佐·迪·皮尔弗朗切斯科·德·美第奇策划了这次对红衣主教的诈骗。与其说是一个欺诈,这更像是一个笑话,一种佛罗伦萨人特有的开玩笑的方式:被称作平民的洛伦佐,想要证明没有任何一个艺术专家的人能将那个小天使与古典时期的真品区分开来。根据这个版本,米开朗基罗参与了给雕像做旧的过程:他当时的目的是为了展现出自己足以和古希腊同行们相媲美的专业性。

这个骗局的消息在教皇的城市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很长一段时间内,拉斐尔·瑞里奥都被教廷和罗马贵族嘲笑。

恼羞成怒的红衣主教,派银行家,罗马贵族,雅各布·加利前往佛罗伦萨找寻丘比特的作者的身份:米开朗基罗被带来罗马,向拉斐尔·瑞里奥道歉,并在晚些时候为他雕刻了酒神巴克斯。

雕塑家在雅各布·加利房子中的一套里定居下来,也许是加利代理人的身份,他为他谋得了几份工作:正是这位银行家使米开朗基罗得到了梵蒂冈的哀悼耶稣的委托。

雕塑哀悼耶稣的委托

1497年,米开朗基罗接到了红衣主教让·比列尔斯·德·拉格罗尔拉斯的委托,创作“真人大小的穿着衣服的圣母玛利亚,怀里抱着死了的耶稣”的雕塑。

让·比列尔斯是圣萨宾娜的红衣主教,法国国王查理八世的罗马总督代表。他委托创造哀悼耶稣的雕像以放置在梵蒂冈的圣彼得罗尼奥教堂的祭坛上。这个教堂属于法国国王,坐落在旧圣彼得大教堂耳堂的一侧。

1500年的圣年庆祝典礼马上就要到了,很多的法国朝圣者都即将看到这个祭坛:米开朗基罗的哀悼耶稣将被作为一个他们同胞提供的杰作介绍。

在雕塑的委托合同中,银行家雅各布·加利曾向红衣主教保证过这个雕塑将会是:“现在罗马最美的大理石作品,当今没有任何一个艺术家可以超越”。

雕塑家米开朗基罗在选择原材料时难以置信的苛刻,他用了九个月的时间来挑选大理石块,再将它从卡拉拉的采石场运到罗马。

创作梵蒂冈哀悼耶稣的正式合同在1498年八月签署,预期只需一年完成作品。从付款的收据来看,无法清楚地知道雕塑家是否遵守了交货日期:他从红衣主教比列尔斯委托的执行人,及努其银行那里收到了款项,日期是1500年七月,这很可能是最接近作品完成的日期。不过有一个不寻常的款项,是米开朗基罗给“工人桑德罗”的,于1499年8月6日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出现在他的账单上:有可能是把哀悼耶稣安置在圣彼得罗尼奥教堂的费用。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米开朗基罗遵守了合同里的截止日期。令人好奇的是,在同一天,1499年8月6日,让·比列尔斯过世。

 

圣彼得大教堂内的放置

在圣彼得大教堂内部的具体哪里可以找到米开朗基罗的哀悼耶稣呢?找到它非常容易:确实,它被放置在内殿右侧的第一个祭坛里。但是它是在完成之后两个半世纪才被移到现在的位置的。在开始的时候,正如上文提到过的,被放置在旧圣彼得大教堂耳堂附近的法国教堂圣彼得罗尼奥的祭坛或圆形大厅内。之后,根据瓦萨里在米开朗基罗传中的说法,雕塑被移到圣母费步拉教堂,仍在圣彼得中。在十八世纪中期到达了现在摆放位置。

 

梵蒂冈哀悼耶稣的分析:尺寸,形态与灵感来源

哀悼耶稣的主题呈现出圣母怀里抱着临死的耶稣。在十五世纪末,这是一个典型的北欧国家的物品,借鉴了大部分由木头制成的德国的哀悼耶稣。

米开朗基罗在梵蒂冈的哀悼耶稣高174厘米,宽195厘米,厚度只有0.69米。这么小的厚度有可能是因为当时雕塑是要放在一个神龛里的。

复杂的雕塑有金字塔样的形状。尽管当时顾客要求做一个真人大小的作品,但是细心观察就会发现耶稣比圣母小。这让圣母易于支撑住儿子的身体,同时这是耶稣童年时期的回忆。尺寸上的差异会被玛利亚身上繁复的衣褶所掩饰掉。

梵蒂冈哀悼耶稣的大理石是如此的闪耀,人们甚至说米开朗基罗用来打磨的时间和他雕刻这件杰作的时间一样长。给作品如此光滑的表面的想法也许是来自圣彼得罗尼奥教堂祭坛内部的昏暗环境。

 

好奇:署名,青少年的圣母,罪恶的牙齿

梵蒂冈的哀悼耶稣是米开朗基罗唯一一件有署名的作品。在瓦萨里的书《艺苑名人传》中有一个非常具有传奇色彩的情节,透露了这个横着刻在圣母胸前的署名的缘由。伦巴第的一些贵族正在欣赏哀悼耶稣的雕塑,几番赞美后,他们尝试找出作者。最终他们认为这是自己同胞,米兰人戈博的作品。米开朗基罗听到了这段对话,藏在了教堂里并在夜晚把自己的名字刻在了雕塑上。

实际上更有可能的是,米开朗基罗追随了当时托斯卡纳画家的习惯,后来决定摒弃。

尽管哀悼耶稣得到了巨大的赞赏,但仍有关于圣母年轻面庞的批判,她看起来像一个青少年。这是米开朗基罗一个有意的选择,就像在他传记中所指明的一样,是神学的。清白的圣母,纯洁受孕,是永远年轻的象征,不会衰败;艺术家也会追溯到但丁的天堂中的诗句:“处女的母亲,她儿子的女儿”。

哀悼耶稣的雕塑有另一个更难发现的特别之处:耶稣多了一颗牙,第五颗门牙。这颗牙被称为“罪恶的牙齿”,在文艺复兴时期其他艺术家的作品里,是反面人物特有的。在雕塑中的耶稣,有这颗牙齿的原因应该是因为他用自己的死,带走了世界上的所有罪恶

 

损坏与修复

1972年5月21日一个持澳大利亚护照的匈牙利地理学家,拉斯兹洛·托斯,回避圣彼得大教堂的监视,用锤子反复敲击梵蒂冈的哀悼耶稣。造成圣母左臂的断裂和脸部多处损毁,鼻子和左眼皮断裂。这个男人在继续伤害耶稣之前被制止。他被判断有精神问题,先被关在意大利的一所精神病院,后被遣返回澳大利亚。

在梵蒂冈展开了有关如何进行修复的长期辩论:有人建议不修复圣母损毁的面部,以见证暴力主导的时代;第二种提出进行批判性的修复,标识出缺少或重做的部分;第三种建议,建议完整的修复,最终占据了上风。

其实,它的结论是,就算是一个最小的瑕疵,在米开朗基罗·布奥纳罗蒂的哀悼耶稣的无暇的完美上,也是不可容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