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小时候,吉安·洛伦索·贝尔尼尼就能够在教宗保罗5世的惊讶的目光下画出完美的圣保罗画像。当时教宗就预言这位年轻的吉安·洛伦索将成为巴洛克的米开朗基罗。从来没有一个预言像这个一样,能如此准确地被实现

贝尔尼尼担任过圣彼得工厂的建筑师长达50年,没有任何人像他一样,通过雕塑,喷泉,和宫殿,彻底改变了罗马的面貌。

他在造型艺术中展现出来的如何表现运动的惊人能力,让他的作品和空间的关系创造了艺术的革命。

最初时期

他虽然是1598年生于那不勒斯,但他一直把自己看成是一个佛罗伦萨人,因为他父亲的家乡就在托斯卡纳,还因为他认为自己是佛罗伦萨文艺复兴传统的接班人。

1606年时,他移居罗马。当时他父亲也是一位雕塑家,是父亲把他带入了艺术的世界,另外,他还安尼巴莱·卡拉奇美术学院进修。在16岁时,他凿出了第一座完整人像,圣罗伦佐的殉教。

吉安·洛伦索·贝尔尼尼的天赋是如此地纯粹,以至于很早的时候,教宗保罗5世就给他介绍了两位很重要的顾客,马费奥.巴贝里尼红衣主教和西皮奥内.卡法莱利.博尔盖赛主教。这第二位,是教宗的孙子。贝尔尼尼当时创造出了真正的传世杰作:被劫持的普洛舍宾娜,大卫像,阿波罗与黛芙妮直到今天,我们还能在大主教博尔盖的住所,博尔盖赛别墅里欣赏到它们。这些作品能让你感觉到作者如同杂耍一般地表达人物的那种不稳定感觉的能力。

圣彼得巴西利卡,建筑学如同场景设计

1623年,马费奥.巴贝里尼,第一位贝尔尼尼的顾客,成为了称号为乌尔巴诺8世的教宗。

新的教宗把贝尔尼尼当成是他的米开朗基罗,或者说一位全能的能够定义一个时代的艺术家。为了这个目标,他想让贝尔尼尼不光是精于雕塑,而且还应该对建筑,绘画无所不通。如果当时贝尔尼尼的画作还是为私人尔画的话,当时他的建筑作品可不是同一回事了。

他的第一个在圣保罗大教堂任务就是制造一个纪念碑来装点祭坛而它就正好在圣彼得墓地的上方,至少会有一部分,这些还能填满地板和高耸的地板。

贝尔尼尼还创造了令人惊叹的铜质华盖,它有29米高。尽管有63吨重,这个雕塑给人一种苗条的感觉,正式因为它被螺旋状的柱子支撑着,为了拿到足够的铜,万神殿的梁都被拆掉了。这个选择引起来非常多的批评,更多地是指向教宗,从那之后就产生了一个著名的句子«野蛮人不做的事情,贝尔尼尼来做

1629年,吉安·洛伦索·贝尔尼尼被任命为圣彼得工厂的首席建筑师,即使教堂已经收藏了很多非常重要的藏品,但今天的他的样子比起原来的样子还是有很大的区别。

贝尔尼尼有当时有一个非常精彩的点子,就是给四根柱子里的每一根柱子都取个名字。每个名字都是献给送给圣彼得的四个礼物中的一个。圣莫妮卡的面纱,罗马战士朗基努斯的长矛,在圣埃莲娜找到的十字架碎片和使徒安德烈的头部。每个柱子旁边都会伫立着描述这4个礼物中的一个的雕像。

另外一个贝尔尼尼直觉起到了决定性作用的地方是教堂的地板,他决定用白色加上彩色大理石的地板铺满整个教堂。

在教堂里,众多这些贝尔尼尼手工打造的藏品,在教宗阿莱桑德罗7世去世时葬礼纪念碑的时候,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在教堂里空间有限,雕塑家就用了包含出口大门的壁龛,这扇门被使用得很频繁,不能把它清除。

巴洛克时期得米开朗基罗在门的上面,旁边都发展一下,于是就把这个问题变成了这个纪念碑的优势,阿莱桑德罗7世,在里面显示的样子是,膝盖跪在地上,他的这样的身体位置也并不常见,但给人这位教宗谦虚的感觉。在教皇的脚底下,有一副金色的骷髅,它的手上拿着一个沙漏,举起洞石雕的布,和红色橘黄色相交的步:穿过这个门,就能见到死忙的,于是它就变成了这座碑的一部分还有进入它就意味着进入地狱。

贝尔尼尼对于圣彼得最大的贡献之一,应该有他设计的广场的廊柱,这些柱子欢迎着信徒的到来,就如同对外开放的教会对你敞开怀抱一样。

和贝尔尼尼的斗争和其他的轶事

贝尔尼尼跟另外一个巴洛克风格式的建筑师:弗朗切斯科.波罗米尼的互相竞争非常著名。

在两人的矛盾在卡罗.马地诺死后更加激烈,他作为圣彼得大教堂的首席建筑师,波罗米尼

曾经是他地助手之一,人们都认为他将会接替贝尔尼尼。

但是教宗乌尔比诺8世比起他,更喜欢吉安·洛伦索·贝尔尼尼一点。但他建筑学方面的知识比起他其他的方面,会经验不足。

四河喷泉坐落在诺瓦娜上,它就在圣埃格尼斯教堂对面,有人说面对着这座教堂的喷泉上的两个雕塑都捂着脸,是因为怕圣埃格尼斯教堂坍塌,这两个雕塑这样的表情就好像贝尔尼尼朝他永远的对手做的一个鬼脸一样。但是,这也知识一个传说罢了:这个喷泉最后完工的时间,比开始建造那座教堂的时间还要早。

在圣彼得巴西里卡的拱点的中间,有一个作品可以概括贝尔尼尼他的整个艺术发展轨迹。它是由椅子和荣耀组成:一个铜质的纪念碑包括了老圣彼得座椅和一朵金色的云,在云里有着天使和光束。

当这个作品做完之后,当时的教宗非常激动,马上跪下然后开始祈祷。

半个世纪前,贝尔尼跟他的老师安尼巴莱·卡拉奇一起去看了大教堂。卡拉奇观察着拱心,说有一天会有一个配得上它的艺术家来填满这个空间。

在那个时刻,贝尔尼尼非常想成为完成那个壮举的年轻人。